首页 > 游戏竞技 > 流星的蓝光 > 拔刀相助(十四)

拔刀相助(十四)

书名:流星的蓝光 作者:阿梦公主 字数:2323

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了学校后面的一块废墟仓库,仓库里平时堆积的都是一些学校废旧的体育用具。
只见已经有二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围着一个瘦弱的男生,二个男生都穿着黑色的衣服,一个染着红色的头发,肤色白皙,一个染着绿色的头发,肤色黝黑。边上的女生染着黄色的头发,一手搭在红色头发的男生肩膀上。
三人围绕着那个瘦弱的男生,男生穿着一件灰色的t恤,搭配着一条蓝色的校裤。
徐于平走上前去向红毛打了声招呼,红毛拿出了一包烟,递了一根给徐于平,星梦看见他抽的烟盒子和冷少华的不一样,是红色的壳子,上面刻着一大朵牡丹花。
徐于平招呼了星梦他们上前去,说这都是他的朋友,此时靠在墙上的男生更加害怕了起来。星梦觉得这和自己所想的武林高手不太一样,所谓高手过招,都应该是欣赏对方的,比如比武前夕还会喝一碗酒,接着把碗摔碎,然后开始较量。
可是面前的男生害怕的样子,让星梦觉得不太对。
紧接着红毛为了表示他的友情,走到每个人面前发了香烟,当他走到星梦面前的时候,看了看星梦的打扮,对着徐于平笑到:“这妞有点意思。”然后问星梦抽不抽烟。
这时候白子画走了过来,把烟推掉了,红毛会意的点了点头,就又回到那个瘦弱的男孩身边。
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什么时候赔钱?”红毛拔高了嗓门,对着那瘦弱的男生喊道。
“我我没钱。我妈妈每天只靠卖鸡蛋饼生活,我真的没钱。”瘦弱的男孩吓了跪了下来。
星梦悄悄的问安澜是怎么回事?
安澜告诉他说,红毛之前骑车的时候,和这男的碰到了,摔了一跤,自行车坏了,要这个男的赔钱。但是好像这男的没有钱。
原来如此。
这根本不是什么“武林大会”,这是欺负人大会。
边上的金毛开口了:“还和他废话什么,没钱就揍他。”说着跑上去对着瘦弱的男生肚子上就是一拳。瘦弱的男生吃痛蹲在了地上。一下子哭了起来。
星梦看不下去了,她决定要帮助这瘦弱的男生,可是这么多人,要怎么做呢?于是把所有情节都想了一遍。便有一计上心头,突然大喊道:“老师来了,老师来了,大家快跑”
众人一下子都害怕的四处张望,准备拔腿就跑,但是那个金毛很淡定,环顾了下四周,说:“哪里有老师?”
于是众人齐齐向星梦看过来,在星梦边上的白子画和安澜也被吓到了,同时看着安澜,这时候曹行健的邻居笑了起来说道:“欧阳女侠要出场了,大家鼓掌”
星梦尴尬的站在原地,她没想到自己的计谋这么快就被拆穿了,但是她看到前面这些五颜六色头发感到害怕,当下紧张的握紧了拳头。
红毛跑到星梦面前说:“妹子,我们在办事,你别捣乱。”
“我没有捣乱,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,算什么江湖好汉?”星梦这时也决定不管不顾了,心想大不了就是打架,实在不行就咬人。现在被停在杠头上了,要是退缩岂不是更没面子了。
“嘿,你这小丫头片子,是想伸张正义吗?”继而转头问徐于平:“你哪里找来个捣乱的丫头?”
这时候白子画对红毛说:“小姑娘,就是小说看多了,别和她计较。”白子画不想节外生枝。拉着星梦的手往后退了一步。
星梦本来之前就对白子画窝着火,这时候他觉得白子画没有正义感,当下用力的甩开了白子画,一个人走到了那个瘦弱的男生边上,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给他。
男孩接过纸巾,感激的向星梦道谢。
“他欠你多少钱?”星梦转过头对着红毛说。
“200。”
“这里是300,给你当作利息了,以后别找他麻烦了。”星梦从皮夹里掏出了300元钱。这是本来打算请白子画吃饭的,但是现在她决定不请白子画吃饭了。
这时候冷少华走上前去,对着红毛说:“行了,钱也拿到了,走吧。”
“有点意思,咱门走。”说着金毛男和黄毛女就跟着红毛走了。
冷少华走过去对着星梦鼓起了掌,然后众人都开始为星梦鼓掌。
只听邻居叫道:“欧阳女侠,好样的。”
星梦心下舒了一口气,但是她没有因为众人鼓掌而很快乐,她觉得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勇气,还要一起来给红毛助威,什么英雄大会,什么比武大会,他们都不配。此刻星梦觉得自己是孤单的。她更能理解《天龙八部》里的乔峰了,她只想和乔峰那样的大侠做朋友。
瘦弱的男孩告诉星梦,他的妈妈是前面弄堂里卖鸡蛋饼的,因为爸爸去世了早,所以妈妈没什么钱,也不能立马还给她,他想给她写个欠条,等攒够了钱来还她。
星梦一下子觉得自己眼圈红了,心里更加讨厌在场的所有人,星梦对男孩说:“我最喜欢吃鸡蛋饼了,你看这样好不好,你管我一学期鸡蛋饼,这钱就从鸡蛋饼里扣。”
男孩感激的看着星梦,说道:“太谢谢你了。那我先走了,你记得明天来吃蛋饼。”
“好的。”星梦朝那孩挥了挥手。
男孩走后大家都准备散去了,曹行健他们,还有冷少华打算去徐于平家里看电影,安澜问星梦,要不要一起去?
星梦摇了摇头。
“我下午有事要去外婆家,就不去了。”星梦找了个借口。
白子画说:“那我送你回家。”
星梦摇了摇头。眼神黯淡的看着白子画,说道:“不用了,你和他们一起去玩吧,我在边上坐公交,不顺路。”
白子画感觉出星梦的不对劲,按照以前,她应该是兴高采烈的,觉得自己今天算是“除暴安良”了。但是现在的样子完全相反,当下白子画就做了一个决定。
“好。”白子画说。
()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